Menu:


点击最多

  • 却治理不到
  • 为了充分发挥这一重大布局调
  • 都属于这种情况
  • 呼声时大时小
  • 孙先生说
  • 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
  • 而后
  • 2006年底
  • 此外
  • 女子说自己没有轻生意向
  • 将小王和劝架的小李、小宗打
  • 现在市场
  • 推荐阅读

  • 最长的时候甚至要塞上十几个
  • 三峡秭归在线讯(通讯员 郑
  • 对收费时段进行了高峰、平峰
  • 快速有序的按预定路线向大操
  • 孙先生说
  • 定期编辑出版全镇师生书画、
  • 女子说自己没有轻生意向
  • 积极奔走寻找采购商;二是引
  • 你们要解放;放到社会上去闹
  • 只有从每一份工作中吸取收获
  • 目前正在接受监管医院的治疗
  • 进一步完善防汛巡查台账
  • 公开审计结果

    2017-12-24 01:51

    二是抓好纪检机关对审计监督结果的利用。纪检监察机关对经济责任审计及财政预算执行、财政财务收支审计、专项资金审计或审计调查中的违纪违规问题,区分主观客观和情节、后果等予以问责追责。

    我国将纪检与监察的合署办公,有力地促进了党纪政纪监督的一体性。本世纪初的2003年,中共中央纪委、监察部、审计署就下发了关于纪检监察机关和审计机关在查处案件中加强协作配合的通知,开创了审计监督与党的纪律检查机关、监察机关在工作协作配合的良好开端。审计机关将发现的违法违纪线线索、对审计职能受限不能查清的事项向其移送,或提请其提前介入,最后通过党内监督和行政监督的方式,查清问题,惩处责任人,取得了较好的联合监督的效果。

    一是双方信息共享。审计与纪检机关不能仅限于经济责任审计的共享信息,在其他类型审计如财政预算和税收政策执行、部门预算收支审计、建设项目投资结算决算审计等的信息也可予以共享。纪检机关将掌握和了解的信息提供给审计机关,便于审计组执行年度审计项目时予以查证;审计结果信息反馈于纪检机关,便于纪检机关掌握及启动查证问责追责程序。

    三是纪检机关参与和介入审计监督。纪检机关派人参加经济责任审计进点会,讲述对经济责任审计的认识,对审计与被审计双方提出工作、纪律要求。在审计中发现的重大违纪问题派员提前介入。

    有效利用其他监督的优势,取长补短,是审计监督更好发挥职能的选择。随着审计监督职能的发展,党和政府寄寓的期望,审计监督参与国家治理的深度在扩充,广度在延长,审计监督离不开与其他监督的协作配合,我们需要在审计工作实践中继续探索、总结完善,谋求各类监督的合力,彰显审计监督的成效。

    审计监督与舆论监督的结合,主要是审计机关利用舆论监督的力量和成果。包括审计机关参考舆论监督的成果,如利用媒体披露的方方面面的信息进行审计项目的立项选择、审计查证等,利用宣传媒介公示公告审计项目有关情况,以接受社会监督或促进社会知晓,宣传审计工作和披露审计项目情况及查出的问题、整改及处理情况等。

    审计机关一直在人大监督之下开展审计工作,两者监督有政治体制上的有机联系。1995年开始《审计法》实施,对本级预算执行的审计监督由过去单一的上审下变成同级审和上审下相结合,审计机关受托向人大常委会报告对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并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问题的纠正情况和处理结果,更加促进了审计监督与人大监督结合的意识,在实践发展中不断扩展结合领域和深度。两类监督的结合领域和方式较多,如可将审计整改工作纳入人大监督和督办的范围,审计机关征询人大常委会意愿开展对有关资金、政策执行、国有资产、国计民生的审计或调查,审计机关与人大机关就重大建设项目或资金项目管理开展联合调研等。

    早在2000年3至4月,审计署先后与检察机关、公安部门建立了案件移送和协作配合机制,从上至下,各级审计机关与检察及公安机关在加强职务犯罪、经济犯罪的治理上建立了良好的合作,两种监督已经实施了较好的结合,有力推动了反腐败工作。具体方式上,一是实行相互移送制度。一方面,审计监督中发现的属检察机关、公安机关职责范围的违法犯罪嫌疑的,移送司法机关,对检察机关、公安机关在监督中发现的审计职责范围的事项,移送审计机关。二是提前介入。在审计工作发现经济犯罪或职务犯罪嫌疑时,可提请司法机关提前介入,对审计中需要利用司法机关手段或职能的协助时,也提请司法机关提前介入。三是结果反馈和信息交流。两类监督机关对移送的事项要相互反馈查办结果。在各自工作中经常性、及时性交流有关信息。

    在审计监督与社会监督的结合方式上,一是审计工作公开。审计项目的情况向社会公开,包括审计人员、时间、对象等,使审计工作主动接受社会监督。公开审计结果,让社会知晓涉及国计民生的项目情况及有关问题及整改情况、处理结果。二是审计机关接受来自社会大众的信息,在项目立项、审计中收集涉及被审计对象管理、决策、经济活动及违纪违规信息等。

    审计监督与民主监督的结合是亟需探索的领域,笔者感到至今尚没有实践。因为民主监督的范围宽广,与审计监督的财政经济管理、投资项目建设、国家政策执行情况、经济责任审计、国计民生领域等都有交集,两种监督的结合有现实基础。如政协机关利用审计机关的审计综合分析成果、对国计民生领域的审计调研成果,政协机关与审计机关交流探讨其对国家政策执行情况、经济责任审计等的调研成果,两者对财政经济运行、投资项目建设等开展联合调研等。

    2014年10月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加强党内监督、人大监督、民主监督、行政监督、司法监督、审计监督、社会监督、舆论监督制度建设的概念,首次在党内重大文件中将审计监督列入八大监督之列,标志着党和国家对审计监督的新认识、新定位、新要求和新希望。加强审计监督与其他监督的有力结合,是审计部门面临的新机遇和新挑战。笔者结合实际,对审计监督与党内监督、行政监督等的实践及结合方式、办法等谈一谈个人认识。

    在党的十八大后,我党以更加严厉的手段、更加严肃的态度力抓党的建设,准则、条例、问责规定等相继出台,在新形势下,强化党内监督,发挥两大监督的合力,需要有同调共震的频率。

    四是加强对移送问题的查证和反馈。审计机关在监督中除提前介入情形后,对因审计职能不能继续深入查证清楚的问题,也可移送纪检机关利用其特殊职能进一步查证核实。两种情形下,纪检机关要及时反馈查证处理结果。

    审计监督与社会监督、舆论监督结合起步较早,在审计机关成立伊始,即明确了将社会舆论反馈的信息纳入审计项目的选择范围,随时代进步,社会监督与舆论监督的载体、深度和广度不断扩展,审计监督与其有效结合也更紧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