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点击最多

  • 检查交通安全台账
  • 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州消防支
  • 要明白热情不能代表科学
  • 加强人员管理
  • 在全国各地建设连锁店80家
  • 并向版权方开放投诉举报的绿
  • 以发现和培养电影人才为宗旨
  • 展现了良好风尚
  • 戏里妻管严
  • 发小兼室友又因为一场恋爱舍
  • 一些大型美容店也发布了自己
  • 还可感受味蕾的跳动
  • 推荐阅读

  • 而难于法之必行
  • 委员会为工会非常设机构
  • 去年9月中旬开始
  • 一些大型美容店也发布了自己
  • 努力实现经济、社会、文化协
  • 要明白热情不能代表科学
  • 展现了良好风尚
  • 那这些方面就真应该注意一下
  • 工作队既感到压力又充满动力
  • 也是创新的一个基础
  • 深圳新闻 直播深圳:那些@
  • 首先要战胜自己
  • 小羽和阿强也没有什么交流

    2018-01-09 08:26

    今年春节过后,阿强公司在珠海成立分公司,阿强被指派为分公司筹委会的副主任,常驻珠海。两人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这个时候,朱仔的出现打乱了小羽平静的婚姻生活。 朱仔和阿强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无论在什么场合,他总是人群中的焦点。朱仔还不到30岁,却是一家网络公司的总经理,人很外向、健谈。“我是在羽毛球场上认识朱仔的,那次准备和阿强去打羽毛球,结果他临时有事去不了,我就约了一个女同学,她带来了朱仔。” 从那之后,朱仔经常约小羽出去打球,小羽只去了一次,但仍然没有打消朱仔的热情,他依然执著地每个星期发来打球的信息。阿强去了珠海以后,小羽一下子空闲下来,在那个同学的生拉硬拖之下,小羽又回到了球场上。和朱仔接触多了,小羽越来越感觉到他的优秀,他不仅谈吐幽默,学识渊博,而且非常大方,几乎每一次打球、吃饭,总是他抢着“埋单”。小雨感到纳闷,为什么像他这么样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呢? 朱仔毫不掩饰自己对小羽的好感,他一天给小羽好几个电话,有时候半夜三更也会打过来,他明确地告诉小羽,希望和她在一起,不在乎她结过婚。这让小羽感到又欢喜又担忧:“我喜欢和他聊天,他让我找回了恋爱的感觉,但我不能够对不起阿强,这让我感到万分矛盾。” 小羽经常和朱仔成双成对出去,俨然一对情侣,虽然两人还没有跨出最后一步,但只要一天不见,就像是缺了点什么。而每到周末阿强回来,小羽就有种说不出的歉疚感。 “朱仔告诉我,他会等我离婚,即便我不离婚,他也愿意保持这种关系。”小羽声音低沉地对记者说,“但我觉得我没有办法把自己分成两半,我想跟阿强摊牌,商量离婚的事情。”

    看得出,小羽还是有些左右为难,希望记者能帮她出点主意。感情是个人的事情,记者其实很难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当婚姻的平淡遭遇外来的激情的时候,确实容易让人意乱情迷,记者只希望小羽能够想想以前几次失败的爱情经历,有时候,婚姻的稳定可能比浪漫更为重要。 有了婚姻之后又遭遇激情,其实是危险的赌博。

    看上个“榆木疙瘩” 阿强第一次约小羽逛街的时候,小羽刚刚失恋不久。 阿强是小羽的同事,人特别老实,在单位很少说话,也不参加集体活动,似乎就知道干活,无论别人有什么事找他帮忙,不管是不是他份内的事,他都没有拒绝过,大家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榆木疙瘩”。 小羽和阿强也没有什么交流,甚至有些轻视他,觉得这个人太面,不像个男人。因此当阿强结结巴巴地约她下班去逛街时,她吃了一惊。小羽本想顺口拒绝,但看着阿强满面通红的样子,有些不忍心,也怀着几分好奇,答应了阿强的请求。 走到街上小羽才知道,原来阿强的妈妈下个星期过生日,阿强想买份礼物寄回去,让小羽来帮他参考参考。小羽觉得有些奇怪:“你怎么想到找我呢?”阿强说:“我觉得你乐于助人,心肠好。”小羽知道,自己之所以给他留下这样的印象,是因为平时从来不支使他干什么事,有时候看见别人使唤阿强太过分,她还会说上两句。 小羽很少看见男人买东西像阿强这么有耐心,他俩几乎逛遍了华强北所有的商店,最后在天红商场买了一套800多元的衣服。那时候,阿强一个月的收入还不到1500元。 “看着他选东西的那种认真劲,我对他一下子有了全新的认识,我想,这么有孝心的男人,应该是一个负责任的人。”过了那天以后,两人又恢复了以前的关系,见面也最多点点头。直到第二个月,阿强突然约她吃饭,说要感谢她。“我本来早该请你吃饭了,不过上个月买了礼物以后没剩多少钱,只能等发了工资再请你。”阿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妈妈很喜欢那套衣服,谢谢你。” 饭桌上,小羽劝阿强在单位不要太老实,总是被人欺负,阿强憨厚地笑着说:“反正我闲着也没事,帮人家干点事情也没关系,你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叫我。” 两人的关系慢慢地越来越近,阿强面对小羽也自然了许多,有时候周末还主动约她出去打球。公司的人有些嘲弄地问小羽:“你不会是爱上了‘榆木疙瘩’吧?”小羽非常反感同事们那种语气,她反问道:“难道不行?人家总比你们可靠吧?” 这些话传到阿强耳中,给了阿强莫大的勇气,他经常约小羽去看电影、吃饭,虽然还不敢向小羽表露爱意,小羽已经很明显地感觉到他的意思。“老实说,我对阿强是有好感,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也很放松,不需要考虑太多的东西,但是没有以前几次恋爱的那种感觉。”小羽告诉记者,“不过我觉得自己26岁,到了结婚的年龄,没有必要再追求那种浪漫的感觉,以前几次恋爱失败,也大多是因为不切实际,如果找个人结婚的话,阿强是个不错的选择。”

    小羽来到报社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办公室里空无一人,但她仍然坚持到一片漆黑的天台上诉说她的故事,这给记者的记录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她说,在太明亮的地方说这些事情,让她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正是抱着这种想法,2001年的情人节,当阿强笨拙地捧着玫瑰花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小羽爽快地答应了阿强的求爱。2002年春节,两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分居引起波澜 像大多数普通的家庭一样,两人的婚姻幸福而平淡。结婚以后,小羽换了家公司,她不再像过去那样经常出去和朋友玩,工余时间,专心地做起了家庭主妇。 在小羽的“调教”下,阿强比以前灵活了许多,他的辛勤劳动终于得到了领导的认可,结婚没多久,阿强就被升为部门经理,收入也成倍地增加。去年,两人在南山区按揭购买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周围的朋友都羡慕地对小羽说:“还是你的眼光准,找了个好老公。” 面对这些赞许,小羽感到很幸福,但美中不足的是,在两人世界里,阿强始终还是以前那样木讷,除了逢年过节准时地送上礼物和玫瑰花以外,他没有给过小羽任何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