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点击最多

  • 检查交通安全台账
  • 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州消防支
  • 要明白热情不能代表科学
  • 加强人员管理
  • 在全国各地建设连锁店80家
  • 并向版权方开放投诉举报的绿
  • 以发现和培养电影人才为宗旨
  • 展现了良好风尚
  • 戏里妻管严
  • 发小兼室友又因为一场恋爱舍
  • 一些大型美容店也发布了自己
  • 还可感受味蕾的跳动
  • 推荐阅读

  • 首先要战胜自己
  • 宽1.98米
  • 创先争优
  • 在全国各地建设连锁店80家
  • 深圳新闻 直播深圳:那些@
  •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司令萨法
  • 发小兼室友又因为一场恋爱舍
  • 而实际上是为了政治目的而花
  • 学院院长巩亚东作了求真
  • 三会、三文明方面培养文明礼
  • 展现了良好风尚
  • 她无颜面对深圳的老乡们

    2018-01-12 08:30

    “回过头来,我发现其实是在跟自己赌气。小何的初恋男友两年前在部队跟教电脑的女孩相恋、却一直不告诉她,最后是他的父母看不过去,让她去挽回儿子的心。但男友不肯承认,她以为没事,到春节以后,她才从老乡的口里知道,他结婚了。她无法放下这种痛楚。

    2005年1月10日,花了10分钟的时间,24岁的小何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离婚女人。

    小何除了面临感情困惑,还有未来的生活,她一副迷惑的样子,不知自己要的是什么,哪种生活才真正属她。

    婚后小何才了解张某为人小气、不解风情,只想她尽快生孩子。新婚第二个月,小何就后悔自己在情感和婚姻方面的轻率,因为她发现住处有两袋子老公跟以前两个女友的书信,还发现他送她的定情信物——镶着玻璃的蝴蝶标本,原来并不是送给她的。她收拾东西时,从抽屉的角落发现它的包装盒子,写着送给××,是另一个女孩的名字。

    后来小何终于逃了出来,和弟弟租住在广州郊外,但是被他找到打了一顿。张某认为她不是认真跟他结婚,是为了报复,把他害苦了,所以对她家里人也态度恶劣。我最后自杀,被救了过来,他觉得这样下去也没有结果,只好同意离婚。

    2004年,小何得知自己在部队的初恋男友不顾5年感情,瞒着她跟别人结了婚,她无颜面对深圳的老乡们,便去了广州,在一家化妆品公司任采购和物控。不久,她认识了到企业做iso认证的某机构职员张某。张某31岁,大学毕业,因为要供家里4个妹妹读大学,所以未婚,在他的追求下,小何不到两个月就闪电嫁给了这个其貌不扬、大她8岁的男人。

    但不到两个月,小何又陷进一段三角恋当中。远在深圳的初中同学知道了她的处境,希望她回深圳,找一份工作,跟他一起重新开始新生活。她当时心存感激,就答应了疗伤后回深圳。但过了一段时间,广州的一个男同事在网上跟她联系,表示了同情。两人谈着谈着,对方就告诉她:你没有结婚的时候,我就对你有好感,你不必为自己离了婚而自卑,如果你不嫌弃,请让我照顾你……”小何又动心了,在与两个男人的交往中,她开始举棋不定了。他们都说可以为我去死,对两个人我都有感情,我该选择谁呢?”

    办完手续,她随妈妈回家乡过年。这一个春节,她平静下来,学会了思考,明白女人走错一步,后果无法挽回。

    3年后,小何从人事文员升为人事主管兼总经理秘书,这一年她才20岁。后来,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小何赶回家处理,因为离岗时间太长,工厂把她辞退了。祸不单行的她又在车上被盗1500元,不得已,她只好暂住在一位老乡那里,揣着仅剩的1000元钱,每天省吃俭用到处找工作。

    2004年3月,小何和吃过几次晚饭的张某拿了结婚证。准备拿结婚证的日子是我平生最痛苦的时候,因为我即将嫁给一个我不爱的男人,并跟他过一辈子,想起来好可怕,可是冲动的我不知道是惩罚别人还是折磨自己,在没有亲人朋友的祝福声下,我就做了新娘。”

    于是,争吵开始了,半年后,她提出离婚,张某不同意,他把存折里的钱全部取走,把她的手机收掉,切断了家里的电话,不许她上班,阻止她离开住处。他每天上班前把门反锁,以防她逃走。有一次小何收拾了几件衣服、从窗口爬出来,结果在路口被张某截住、将她揪回家。有两个月时间,小何只能在他控制的范围内活动。

    2000年8月13日,在一份分类广告上,小何看到水产大厦一家公司招聘文员的消息,小何立即赶去面试。面对着帅气的面试者,还有他摆弄出的一大堆政府文件,找工心切的小何掏了800元给对方,作为上班的押金。第二天一早,小何赶到西武大厦见工,所谓经理只打了一个照面就溜掉了。剩下的人恐吓她道:他是黑社会开歌厅的,哪里招什么文员,都是做小姐的!小何这才知道受骗了。为此,小何灰心到了极点,后来,她找到晚报的记者,记者为免更多的人受骗,报道了这件事。一大型商场的老总看到消息,同情这个打工妹的遭遇,把她招到商场做事。

    1998年8月,幼师毕业的小何来到深圳,在举目无亲的城市开始了艰难的打工岁月。起初她住在收费便宜、蛇龙混杂的小旅店里,每天到就近的人才市场找工。第一份工作是某私企人事部文员,那是一家300多人的公司,每天从早上8点一直干到晚上10时,有时甚至更晚。从来没有这么辛苦熬过夜的我,慢慢出现了黑眼圈,而且很孤独很想家。我想念爸爸妈妈还有白发苍苍的爷爷奶奶、想念家乡那熟悉的小路、那熟悉的卧室,但既然选择了出来,就要咬着牙坚持下去……”

    她首先去了广州,6月21日又回到深圳,当我决定放弃广州,选择跟我想法一样的深圳同学时,广州的男友自暴自弃,砸手机、砸电视、砸杯子,还跟深圳的同学打电话,让他不要带走我,但我的同学也非常坚定,一定要我回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