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点击最多

  • 切实履行职责
  • 最终必然亡党亡国
  • 江苏省共清退军车号牌38副
  • 费恩斯特恩称
  • 伤两次还会微笑
  • 故事讲得也有文艺范儿
  • 立于不败之地
  • 汉釜宫韩式烤肉是正宗韩式烤
  • 这个时候就看不出来两者之间
  • 求仰泳! 这条微博一经发
  • 即使在干燥的秋季
  • 两人前后脚步出
  • 推荐阅读

  • 在招生录取过程中
  • 另一位安全专家也认为
  • 最终必然亡党亡国
  • 求仰泳! 这条微博一经发
  • 这种现象
  • 鼓励本地劳动力自助创业就业
  • 带大他们蛮不容易
  • 我们正暗自发笑
  • 从人文关怀角度加以引导
  • 丰富校办电子阅览室资源
  • 两人前后脚步出
  • 弗老大不小心碰到他的头
  • 我们正暗自发笑

    2017-12-17 01:55

    七只彩色的漂流筏在湍急的溪流中等候我们,我们欢呼着上了船,留下几位没得船坐的男士无不遗憾的“望船兴叹”。只是船刚出发不久,在一急流处,有三条船便“煮”了饺子,挤在一起,我们正暗自发笑,不想也被急流冲到了一起,碰了上去,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几位男士只得嘿咗嘿咗摆弄船只,在水流开阔处,碧波荡漾,我们任船儿摇荡,看溪边香草野花,看头上被群山阻隔的蓝天碎片,看白云朵朵,有几处险滩急流完全可以和九畹溪比美,同行的好友在长江边长大,那小艇在他手中,竟如一个大玩具般温顺,经他几个拔弄,搁浅的船只在激流中浩浩荡荡向前,旱鸭子的我,很没风度的攥紧船舷,随船儿时而腾起,时而跌下,最后我们竟第二个到达终点,心中喜悦之情自不必说。

    走在这条开满鲜花的小路上,我保证,不管你是不茍言笑的成熟男性,还是斯文的淑女,都会在蜕去伪装,童心大显,因为,我们同行的二十多人,人人都这样显露过了!这确实是大自然对磨坪人民的馈赠,也确实是最能润泽心灵的圣境!在都市喧闹中的你,去走走那条开满鲜花的小径吧!

    只觉得花没采够,景没看够,峰回路转,就到了水渠的尽头,眼前是一条宽阔的小溪,只见溪中怪石嶙峋,导游要我们抬头往上看,两山对峙,绿树掩映当中,一架石桥独横,“仙人桥”是也,桥下是纵深的峡谷,更让石桥显得高不可攀,也生出几许神秘,不知登上“仙人桥”会感受如何?

    带着对磨坪人民的深深祝福,我们依依不舍的登上下山的汽车,那干净的小街,悬崖上的水渠,有惊无险的漂流,让我老是产生错觉:我一定是花了几千元去外省旅游了,然而,现实告诉我,我只是到了磨坪,与茅坪相隔四小时车程的磨坪,到了与我想象中不一样的磨坪,一个21世纪的新磨坪!

    磨坪的小街是精致的,新铺的宽宽厚厚的水泥街面,高高擎起的路灯,街边干净的白房子,电器超市、移动通信公司、百货公司……一切是那么安静祥和而又充满活力,让我心生疑惑,这就是我印象中高寒、偏远而又贫瘠的磨坪?

    经过两个小时的漂流,终于到了终点,我们累得散了架,扔掉救生衣,摔了船桨,瘫在草地上看工作人员收拾器材,先是把七只漂流筏扛到十几米高的大桥上,一位男士在扛漂流筏时摔了一跤,胳膊、腿都摔得不轻,一问得知摔跤的竟是磨坪乡书记,我们几位听说,嘴巴张成“o”字,半晌没声音!再看他夫人,也在帮着整理救生衣,只见她小心翼翼的折,用带子细细的缚,那仔细专注劲儿无异于对待一件价值不菲的时装,我们往往羡慕第一夫人的荣华和尊贵,有谁知道她们用纤手帮夫君打理事业时的艰辛呢?还有人精心地把救生帽,船桨分类放好,我才发现被我们胡乱扔在地上的救生衣、船桨,在他们的眼里是何等珍贵!因为它们是这个山顶上小镇未来的希望!我为自己轻率的行为羞愧得无地自容!在回来的路上,书记和几位热心人在规划着磨坪旅游开发的前景,言语中充满了创业的激情,在我听来是显然是困难重重,然而,我却非常能理解他造福于民的心情,我只有在心里祝福磨坪人民,心想事成!

    待那群充满热情的探险者从洞中探险回来,我们这几位也被太阳晒得舒舒服服了,又汇成大部队,浩浩荡荡向漂流地出发。

    时而渠边有洞,我们则蜂涌而入;时而水渠凌空而架,窄窄细细,让人觉得一踏上即会断裂,其实有惊无险;时而身侧水流哗哗,小心翼翼侧目而视,原来是水渠中水流从绝壁上倾泻而下,如雷声轰鸣,幽深峡谷之中,水雾升腾,令人头晕目眩。

    前方二百米处便是犀牛洞了,只见阵阵白气从洞口喷涌而出,导游解释说是洞内冷气遇热所致,我们扔下背包,手脚并用,爬进洞内,洞内宽敞无比,地下河从洞的左壁哗哗而出,洞内乱石铺地,不一会儿便感到寒气袭人,看外面明晃晃的阳光,我们几位女士抱紧双臂,直嚷着要出去晒太阳。

    走在我前面的是县内颇有名气的书画家小向,一株小草,一根树枝,在他眼里都是艺术品,“这个,挖回去植在花盆里,是一个不错的盆景!那个,插在花瓶里,摆在办公桌上,真叫绝了!”面对峭崖上一株虬劲的树根,他跃跃欲试,无奈渠深水急,让他近前不得,看他那急不可奈的样子,我们忍俊不禁。不错,那城里花坛里的花儿草儿,原来这里都有着呢!并不是用飞机从哪运来的稀罕物儿,只是这里有的奇花异草,城里是没有的,我们不禁发出阵阵惊叹,此乃仙女遗失在秭归西部的一块神奇的花手帕!

    到了磨坪,有一处不能不去走走,那就是一条长约3000米的水渠,那是人的力量与自然的完美结合,水渠在悬崖峭壁上,水渠的源头就是犀牛洞,终点则是三龙潭电站,我们顺着终点逆流而上。渠宽约一米,碧绿的水在人工凿出的岩石水渠里汨汨奔涌,渠的外侧边沿,就是窄得不足50公分的小径,上有岩石摇摇欲坠,下有千仞绝壁,真是奇险无比。不过小径上长满了葱茏的绿草,头上身边,树上草里开满了红的,黄的,紫的,各色的花,灿烂的阳光透过绿树筛下斑斑驳驳的光晕,同行的二十来人,彩衣翻飞,在繁花绿叶当中,犹如一群下凡的仙子,此情此景,美仑美奂,我们阵阵惊呼,而随行的导游一再提醒我们注意脚下,走在绿草茵茵的小径上,一步一景,尤其是水在石中流,人在石上走的奇观,让我疑心置身于哪座名山大川之间。

    我采了几朵紫色的花儿,还有一种可爱的草儿,三片心形的绿叶儿互生在一起,构成一个完美的平面,正采之间,忽见一支红色蜻蜒落在一朵淡蓝的花上,在轻风中和着花枝微微颤动,我正出神,早有嘴尖的小向大呼记者:“快拍个特写!快拍个特写!”

    先前我一直以为,有人家的地方必定有小河,“小桥流水人家”就是中国传统民居的写照,人与水相生嘛 !但磨坪不是,磨坪在高高的山顶上,在绿树掩映中,在蓝天白云之下,站在磨坪的小街上,真有一种“只有天在上,更无与山齐”的感觉,其实这只是我的错觉,磨坪海拔才800多米,一座小山而已。

    吃过晚饭,我们走在晚风中的小街上,丝毫感受不到盛夏的酷热,路灯温温柔柔的黄色光团包裹着我们,抬眼看天上,无数星星缀在幽蓝的天幕上,熠熠生辉,这是在城里少有的夜景!